班與唐:從崇拜孫文的左翼詩人,到悶頭回顧人生的隨筆作家——吳新榮《震瀛自傳》

Ben & Don: From a left-wing poet who admired Sun Yat-Sen, to a retrospective essayist-- Zhenying’s Autobiography by Wu Xinrong

  • 藏品介紹

  •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 藏品故事

  • 作家小傳

  • 延伸閱讀

  • 觀測員簡介

SHARE :
    slider-img

    藏品/吳南圖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就讀臺灣總督府商業專門學校期間,他廣讀國外思想類書籍,常參加文化協會舉辦的講座,議題涵蓋農村問題、婦女問題、世界局勢等,且不斷倡導「議會政治」、「民族自決」及「殖民批判」,在年少的吳新榮心中埋下種子。

    During his study at the Taihoku College of Commerce, Wu Xinrong read widely on international philosophy and attended lectures hosted by the Taiwan Cultural Association. The lectures covered issues such as Taiwan’s peasant movement, female inequality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They also promoted parliamentarism, national self-determination, and colonial criticism. These ideas were sown into the mind of the young Wu Xinrong.

    SHARE :

      藏品介紹

      吳新榮約自1948年左右開始撰寫自傳,並經自己再三校正。關於寫自傳,吳新榮認為:「不一定要偉大的人,才可以寫自傳,也不一定要老成十,才可以寫字傳,只要生活中有多少主張,而且有一個好好的機會」。第一冊起始的時間為1928年留東時代(東京醫專時代),一路寫到戰後,約1950年代。有關吳新榮的作品,除了文學之外,其日記亦代表著臺灣史的價值與意義,在學界的期待下,本館在2008年6月完成出版《吳新榮日記全集》的計劃。


      藏品編號:
      NMTL20060020001-001
      NMTL20060020001-002
      NMTL20060020001-003
      NMTL20060020001-004
      NMTL20060020001-005
      NMTL20060020001-006
      NMTL20060020001-007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吳新榮是橫跨日治時期與國民政府兩政權的臺灣作家,本業雖然是醫生,但一生留下不少文學作品。其中,國立臺灣文學館收藏的《震瀛自傳》為吳新榮的手稿,自1948年開始撰寫,自述幼年(生於1907年)至壯年(1947年)的人生經歷,共分六冊。

      「醫生無趣味不可,這是古來之習。」[1]吳新榮在日記上這樣說。

      這位醫生不僅是嗜好文藝的知識分子,他關心底層農民的生活,流露在作品及日記當中[2];他在意殖民無形的不平等意識,所以鼓勵臺灣人創作,組織文學團體;他關懷人文歷史,投身地方文物考究,完成《南瀛文獻》。

      一直到國民政府接手臺灣,他的熱血仍持續著,但二二八事變後,一切開始變調。
      瞭解吳新榮的一生,彷彿也讀完一整個世代的故事。

      藏品故事

      detail

      藏品/吳南圖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講到吳新榮,必會提及「鹽分地帶文學」。所謂鹽分地帶,是指臺南北門、佳里、將軍、七股等地。吳新榮從小在那裡成長,瞭解農民的困苦及農村問題。

      就讀臺灣總督府商業專門學校期間,他廣讀國外思想類書籍,常參加文化協會舉辦的講座,議題涵蓋農村問題、婦女問題、世界局勢等,且不斷倡導「議會政治」、「民族自決」及「殖民批判」,在年少的吳新榮心中埋下種子。

      他或許原本會當個熱心公益的商人,用資本的力量改變社會。沒想到,命運女神為他開啟另一條道路。

      崇拜孫文的左翼青年

      1925年商專即將裁撤,吳新榮只好聽從家人建議,到內地(日本)念書,將來考取醫學校。吳新榮進入岡山市金川中學就讀,某次他聽到孫文在神戶演講〈大亞細亞主義〉,深受感動,年少時種下的種子悄悄發芽。

      日本雖然一再強調日臺平等,但是急欲同化臺灣人的方式,早已讓臺灣人感到備受歧視。當時的知識青年聽到中國革命成功,不禁興起民族式地渴切,希望臺灣人民有天也能改革現狀,所以他們崇仰孫文的革命精神,並贊同馬克思的社會主義。

      1928年,就讀東京醫學專門學校的吳新榮加入左派的「臺灣青年會」,卻在1929年因「四・一六事件」[3]遭到日本警方拘禁數日。回去後,吳新榮反省自我,決定收起反抗的心,專心從事文學創作,用文字力量改變社會。
      青色的風,本來是抗日運動

      「青色的風是和平的景像,青春的風度,是進步的氣象,建設性的霸氣!」[4]
        鹽分地帶早在1910年代即有漢詩的詩社、吟社,吳新榮的父親吳萱草甚至是「白鷗吟社」社長。

      然而到了1930年代,新文化運動及日本的同化政策,使與現況疏離的漢詩逐漸沒落。此時,吳新榮回臺灣在佳里開診所,並與郭水潭組織「佳里青風會」。回憶錄中,他指出成立的動機是為反抗日本的殖民統治,但是,大家仍將它定位成文學團體[5]。雖然團體只維繫兩個月便解散,卻已在鹽分地帶形成創作派系,也為後起「臺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開路。他們多創作社會寫實詩,所謂「鹽分地帶文學」開始形成。

      此時期也是吳新榮創作詩的重要時期,主要是日文詩,也有臺、華語新詩以及漢詩。另外他著有散文、小說及隨筆等。題材除了跟農村有關,吳新榮也常將自己的生活寫入,妻子常在作品中出現,如〈責備妻〉[6],然而吳新榮不總是說妻子壞話,妻子的驟逝對他打擊很深,哀傷下創作〈亡妻記〉,刊載在《臺灣文學》。
        日記是吳新榮留存的重要文本,雖然本人不見得是為留給後世閱讀,但我們透過日記,確實更認識吳新榮。他不只想當醫治他人的醫生,他希望周邊人們的生活得到改善,在日記中記下改善農民生計的想法[7]。

      或許他心裡深知,身為殖民地的臺灣,無法擁有真正對等的權利。

      當玉音播送宣告舊時代已結束,新時代即將來臨,年少時期的熱血再度湧起。

      噤聲的白色,悶頭當隨筆作家

      detail

      藏品/吳南圖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旗風飛城村 鼓聲覆天地 祖國軍來了 來得何遲遲![8]

      detail

      藏品/吳南圖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吳新榮在《震瀛自傳》第五冊中以〈祖國軍來〉表達光復後的心情。當時剛光復的社會治安絮亂,自傳中他寫道「漢民族自己管漢民族是我們的命運」[9]。他在臺南佳里、北門組成「青年團」維護地方治安,之後接受邀請加入國民黨,甚至成為臺南縣議員,積極地將過往的構想化為實際方案。然而之後的吳新榮漸對縣政府感到失望,加上二二八事變的發生,他以〈故地〉為苦悶的心情作註解:「偉大的時代有限人生,我的前程尚是惚惚!」[10]

      detail

      藏品/吳南圖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二二八事變後,吳新榮加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北門區支會」,沒想到軍隊開始武力鎮壓,事件處理委員會一夕間成為非法組織,吳新榮被帶到警察所。為求自保,吳新榮從警察所返家後開始逃亡。然而因為擔心父親安危,吳新榮決定到警局自新,這是吳新榮終戰後的第一次監禁,他在簽署「盲從附和被迫參加暴動份子自新證」後獲釋;第二次監禁則是在1954年受李鹿案[11]牽連而被捕,四個月後獲釋。

      《震瀛自傳》第六冊便以〈洪水〉[12]作開頭:


      "誰能料想三月會做洪水!那突然的巨浪,竟沖破這樣堅固的防堤;"

      detail

      藏品/吳南圖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該詩是吳新榮逃亡期間所作,他在友人家中偶然看到五卅慘案的書籍《洪水》,深感與臺灣處境如此相似[13]。

      《震瀛自傳》的內容結束在1947年吳新榮出獄後,之後並未出版成書。吳新榮在政治上受到壓迫,加上國語政策及思想管制,他將重心轉往歷史文物考究、漢詩社,作品以隨筆及自傳為主,較為人廣知的有〈此時此地〉、《震瀛隨想錄》等。

      日後吳新榮對地方的貢獻,包含參與臺南縣文獻委員會編修《臺南縣志稿》、《南瀛文獻》,以及延續父親的白鷗吟社,重組成鯤瀛詩社。一直到1960年代《笠》詩刊出現,一群詩人號召以新詩關懷鄉土,彷彿回到1930年代的光景,吳新榮撰寫〈新詩與我〉刊載在詩刊,為自己一生的詩作軌跡做總結。

      吳新榮曾說過,要以「醫學為本業,文學為情婦」來貫徹他對文學的熱誠,但生在時代下,身為多才多藝的文藝人,卻也有不得不取捨的地方,化為作品中的苦悶與抑鬱,只求不被恐怖的洪流淹沒……

      [1]節錄自吳新榮昭和8年9月4日日記,《吳新榮全集6——吳新榮日記(戰前)》(臺北:遠景出版事業公司,1981年)。

      [2]吳新榮諸多作品帶有社會主義色彩,如〈煙囪〉、〈疾馳的別墅〉等,另外吳新榮在昭和10年11月27日的日記,寫下他若參選議員欲主張的政策:魚塭經營的合理化、甘藷生產消費手段的研究、貧困者施療徹底化、農繁期托兒所公設等等,可看出他對弱勢群體的關心,參考《吳新榮全集6——吳新榮日記(戰前)》(臺北:遠景出版事業公司,1981年)。

      [3]日本自1928年3月15日開始(三・一五事件),以違反治安維護法的理由清查國內共產黨員,許多黨員遭到逮捕及拷問,而後因重要黨員逃脫到上海及莫斯科等地,日本在1929年4月16日再次發起清查,稱四・一六事件。

      [4] 節錄自1933年11月8日〈青風會宣言〉,《吳新榮選集1》(臺南縣文化局,1997年)。

      [5]林慧姃,《吳新榮研究:一個臺灣知識份子的精神歷程》(臺南縣政府,2005年)。

      [6]〈責備妻〉(1935年),《吳新榮選集1》(臺南縣文化局,1997年)。

      [7]節錄自吳新榮昭和10年11月27日日記,《吳新榮全集6——吳新榮日記(戰前)》(臺北:遠景出版事業公司,1981年)。

      [8] 此處〈祖國軍來了〉與其他地方發表〈歡迎祖國軍來〉內文不同,《震瀛自傳》第五冊,頁309。

      [9]《震瀛自傳》第五冊,頁341。

      [10] 此處〈故地〉略與其他地方發表之作不同,《震瀛自傳》第五冊,頁362。

      [11]李鹿1911年出生,臺南學甲人,日治時期因參與農民組合運動及臺灣赤色救援會被捕,出獄後結識蘇新,進而認識吳新榮。二二八事變後,李鹿加入共產黨,因遭人出賣開始逃亡。1952年李鹿在隆田巧遇吳新榮,吳新榮勸李鹿趕緊逃亡。1953年,李鹿自首,次年吳新榮受牽連入獄,參考施懿琳,《吳新榮傳——臺灣歷史名人傳》(臺灣:國史館臺灣文獻館,1999年)。

      [12] 此處〈洪水〉在其他地方發表名為《讀〈洪水〉後》,《震瀛自傳》第六冊,頁375。

      [13]〈此時此地〉,《吳新榮回憶錄》(臺灣:前衛出版社,1989年)。

      作家小傳

      吳新榮(1907-1967),字史民,號震瀛、兆行,晚號琑琅山房主人,臺灣鹽水港廳(今臺南市將軍區)人。日治時期曾參與組織「佳里青風會」及「臺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為「鹽分地帶」文學代表人物之一、「北門七子」之一。

      1932年自東京醫專畢業,與毛雪芬結婚。回佳里經營叔父開設的佳里醫院。戰後吳新榮曾擔任臺南縣參議員。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遭逮捕入獄。後來投身於地方文史工作,曾擔任臺南縣文獻委員會編纂組組長,並主編《南瀛文獻》。

      臺南縣立文化中心於1997年在佳里鎮中山公園內,設立「吳新榮紀念雕像」與紀念碑文,2007年《吳新榮日記》由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版,成為了解南臺灣的重要史料。

      觀測員簡介

      班與唐 1993年生,想像朋友寫作會成員,曾獲鍾肇政文學獎,現正進行女性題材的日治時期小說計畫。

      文學的啃食進度更新在:https://medium.com/@banyutang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yutang.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