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清鴻:那一年,他們用文學環島──張深切與「臺灣文藝聯盟」的故事

Cheng Ching-hung: That year, they embarked on a literary trip around Taiwan-- the story of Zhang Shenqie and the Taiwan Literature and Art League

  • 藏品簡介

  •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 藏品故事

  • 作家小傳

  • 觀測員簡介

SHARE :
    slider-img

    張深切這次的旅行,既不打算搭乘格局已成、縱貫南北的鐵路,也沒有打算僱用人力車,而是要一步一腳印,徒步走完他心心念念的這塊臺灣土地。

    Zhang Shenqie disregarded the ready-made railway connecting Taiwan from the north to the south, and he also refused to hire any pulled rickshaws. He had aimed to complete his journey on foot, step by step, around this island that had made a lasting imprint on his heart.

    SHARE :

      藏品簡介

      臺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發會式合照

      臺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發會式,相片人物有:張深切、葉陶、楊資崩、石錫純、林茂生、王烏硈、毛昭癸、吳乃占、吳新榮、王登山、吳萱草、王詩琅、郭水潭、曾對、鄭國津、黃清澤、林精鏐(林芳年)、徐清吉、葉向榮等。第二排中(前排白色西裝坐者之後)為郭水潭。具有見證臺灣知識分子文化活動的歷史意義。


      藏品編號:NMTL20070080026



      張深切徒步旅行之名人題字錄

      本文物為張深切於大正13年(1924)從臺中出發徒步旅行,請各地受訪者題字以為勉勵之用。其徒步旅行以「探民隱、研究風土民情」為目的,題字者,除霧社公學校賽德克族女童(題字:「水牛」)外,有林獻堂(題字:「進步」)、莊嵩(題字:「舉翮連雲」)、蘇逢時(題字:「守貞報眾」)、吳宗敬(題字:「有志竟成」,另以「南崗生」署名題字:「唯命是從」)、莊潤新(題字:「死光不滅」)、杜香國(題字:「鵬飛千里」)、李茂炎(題字:「期臺文化光四海」)、賴雨若(題字:「吾道一以貫之」)、周圭元(題字:「明德」)、劉明哲(題字:「學為人民師」)、林茂生(題字:「丹心存萬古」)、石煥長(題字:「壯志雄飛」)共12位文人士紳。對日治時期臺灣文化與社會運動研究具重要文獻價值。


      藏品編號:NMTL20060320009



      「臺灣文藝聯盟本部」木匾

      牌匾左右側分別刻字:「二二八的伤痕 玄茗 过了無盡年之後 全然不知未來」及「未來的人們 20世紀中国的正統 是在臺灣的中華民國啊」 2.牌匾正面之一刻有日期一九四七.二.二十七 3.1934年5月6日,經張深切與賴明弘等中部文學者倡議,在臺中召開第一屆全島文藝大會,會後成立「臺灣文藝聯盟」。此物件於1997年由張深切的三弟張煌宜之子張勝語於南投市取出,後由張深切哲嗣張孫煜捐贈予本館;在經歷戰爭、二二八事件、張深切退隱後的生活波折、南投八七水災及家族遷徙等重大事故的六十年後,竟依然完好如初,誠屬難能可貴。而誕生於臺中的文聯牌匾卻埋存在南投,家屬推測,這可能要歸因於張深切在二二八事件逃亡途中仍不忘悉心護持,一路攜帶並封存於三弟家中,才得以留存至今。


      藏品編號:NMTL20060320010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2007年,單車環島電影《練習曲》上映後,臺灣掀起一波「環島熱」,不管是搭火車、開車、騎機車、騎單車,還是只靠兩隻腳,「環島」已經成為許多人心中「一生一定要完成的事情」。那你是否好奇以前有沒有人環過島?在那個交通建設、通信聯絡不比今日的年代裡,如果要環島,人們有哪些交通方式可以選擇?又為什麼從以前到現在,「環島」始終是一種浪漫、一種情懷,甚至成為一種對土地的想像和認同?臺灣歷史上有個作家,他的環島大業是沒環成,但後來倒是用「文學」環起了整個臺灣島。「文學」是要怎樣環島?他到底怎麼做到的?又為什麼要這麼做?就讓這篇文章帶你一窺日本時代臺灣文青的環島夢吧!

      藏品故事

      “那天上午,張深切興奮滿懷,在親友的目送下背起行囊,準備展開他的旅行。”

      但這趟旅程並不輕鬆──因為張深切這次的旅行,既不打算搭乘格局已成、縱貫南北的鐵路,也沒有打算僱用人力車,而是要一步一腳印,徒步走完他心心念念的這塊臺灣土地。這時候的張深切,經歷過臺灣、日本與中國三地流轉的求學生涯,正值自我認同與熱血澎湃的20歲少年,洋溢著一股想要「探民隱、研究風土民情」的知識分子的情熱,但也不忘在行李中攜帶文房四寶,順道在旅途中拜訪士紳朋友們,希望大家能為他題字「打卡」,以資留念。

      detail

      藏品/張孫煜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然而,此時的他或許沒有想過的是,剛好就在十年後的1934年,他將會實現另一個比這次環島更壯闊的文學壯遊計畫,那就是:他將要以文學環出一個臺灣島,將不同陣營的作家們集結起來,形成史上第一個集結全臺作家的大平台──「臺灣文藝聯盟」。

      和徒步環島打卡相比,這樣的文學串連計畫最辛苦的或許不是身體上的勞累,但同樣需要相當的意志力,更重要的是,在臺灣被日本殖民的情況下,如何在各種未知、不安、危險,但又充滿各種可能性的現實當中,面對文學的、文化的,以及政治的、認同的挑戰與追索。正如同張深切在聯盟剛籌組完成時所說的:「臺灣文學立足臺灣一切真實的路線上,與臺灣社會、歷史一起進展。」這句話,正揭示了經歷幾場論戰的洗禮之後,文學界不分路線與立場團結起來成立聯盟的必然性。

      因為,臺灣自從被清國割讓、進入日本時代以來,經歷了劇烈的政治、社會與文化衝擊。在這個背景下,臺灣人一方面承受被殖民權力統治、壓抑的痛苦,但另一方面卻又受到伴隨殖民而來的「現代性」的大量滋潤。自噍吧哖事件之後,抗日行動進入非武裝階段,政治與社會運動興起,文學、文化運動於是成為啟蒙的思想彈藥。文學上,經歷了新文學與舊文學的對決,而在新文學的脈絡下,文學家們又進一步討論「臺灣的」新文學應該怎麼寫,又該寫什麼樣的內容。這些文青、文中(文學中年)們──大半時候也是個社運青年、中年──開始思考所謂「普羅大眾」的存在,從語言上關注大家慣常使用的「臺灣話」的傳承和文學表現,也從內容方面思考,怎樣寫下大眾有感,屬於臺灣的醍醐味。

      起先,大家都在報章雜誌上隔空駁火,動不動就撿到槍,各區域也因為地利之便形成團體,各有主張。這時候的臺灣文學活力充沛,但始終缺乏共同的意見和平臺。在歷經幾回論戰,各大陣營和要角都登場之後,作家們也開始意識到,如果沒有「自己的」地方,可以穩定發表刊物和建立制度,進行文學文化的陣地戰,臺灣作家很難提升創作的質量,更不要說和內地(日本)作家用筆一較高下。

      儘管如此,在那個眾志成城卻各有堅持的年代,要想讓作家和既有的文學社團之間,達成跨區域、跨主張的陣線整合,形成一片完整的臺灣文學地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與張深切共同籌組聯盟的賴明弘就曾經回憶到,他當時南北奔波聯絡各地文人,花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才和張深切共同發出了聚會的邀請函──但換做是如今的臉書時代,或許只要三天的討論,花三秒時間把大家抓進臉書社團。


      "不過這樣的努力,還是在聚會當天開花結果。"


      1934年5月6日,在第一屆臺灣全島文藝大會的會場中,「南音社」、「臺灣藝術研究會」、「臺灣文藝協會」的成員以及一些新作家,都出席了這次的誓師結盟,臺中市的西湖咖啡館二樓霎時人聲鼎沸,彷彿就連海報上鏗鏘的標語也都在高聲吶喊著:「擁護言論自由」、「擁護文藝大會」、「實現文藝大眾化」。而後發行的機關刊物《臺灣文藝》,更呈現了臺灣文學新階段的面貌,展示了臺灣作家在1920年代臺灣新文學運動點燃烽火後的十餘年間,文學運動狂飆、社群湠生的豐碩成果。

      detail

      藏品/張孫煜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detail

      藏品/郭昇平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那時眾人眼底還散發著新亮光澤的「臺灣文藝聯盟」木匾,就見證了這閃耀光輝的一刻。這是史上第一次,臺灣新文學散布在各地、各種媒體上的拼圖彼此嵌合起來,臺灣文學彷彿看得見未來的輪廓與前進的方向。

      不過,這樣的喜悅,並沒有維持太久。
       
      在這個文學狂飆運動當中,一個包容不同路線、多元主張和政治信仰的集合體,很難不產生裂縫。聯盟的關鍵人物張深切,主張以描繪臺灣風土和歷史特性突顯民族性的寫作路線,和楊逵主張關注底層農工、無產大眾的社會主義路線,在根本的文學觀上衝突日漸增加。楊逵最後選擇退出聯盟,另組「臺灣新文學社」發行《臺灣新文學》,這個一度和臺灣等身大的文學聯盟終於還是宣告分裂。

      不曉得張深切是否曾經揣想過,這一次籌組聯盟到底可以維持多久,但從他開始計畫聯盟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註定要在往後的臺灣文學史冊上,留下這一段華麗島壯遊的見證了──雖然聯盟的結果,就跟張深切的環島之旅一樣,因為行至東港沒有熟識友人、旅費用罄而搭乘火車回臺中,並沒有真的環島一周。

      那時的張深切,或許還在想著下一次真的要好好的完成環島吧?

      作家小傳

      張深切(1904-1965),張深切自幼接受私塾教育,1917年8月隨同林獻堂離臺赴日本接受教育,1923年中斷日本學業,由臺灣啟程赴上海就讀商務印書館附設國語師範學校,期間與蔡惠如、許乃昌等志士交往甚密,舉行「國恥紀念日」之演講會,攻擊臺灣總督府,並揭露臺灣民眾的悲慘情狀。


      1924年國民黨改組,張深切考上廣州中山大學法科政治系,遂又聯合郭德欽、張月澄以及林文騰等人組成「臺灣革命青年團」。1927年奉命返臺籌募革命經費,適逢臺中一中學潮,旋即擔任罷學作戰委員會總指揮,策動罷課學潮,因受株連而被捕入獄。出獄後,先後組織「臺灣演劇研究會」、「臺灣文藝聯盟」,並發行機關刊物《臺灣文藝》。1938年,隻身赴淪陷區北平藝術專科學校任教,1939年任《中國文藝》主編及發行人。戰後返臺,曾任臺中師範教務主任,二二八事件後不再參與政治運動。

      觀測員簡介

      鄭清鴻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臺語系學士、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文系碩士。現為前衛出版社主編,曾任永和社區大學臺灣文學課程講師。學術興趣為臺灣文學本土論、文學史、本土語文與文學博物館。目前把臺灣文學出版與教學當成社會運動努力中。